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示威浪潮中的少數族裔:我們都是香港人

以南亞和東南亞裔為主的香港少數族裔原本在這次因修訂《逃犯條例》而觸發的示威浪潮中並非主要角色。然而,近日曾多次組織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遭遇襲擊受傷後,有網絡傳聞說襲擊者是當地少數族裔人士,令這個僅佔香港人口1%的族群立刻成為新聞焦點。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遇襲後,網絡討論一度傳出要衝擊少數族裔聚居的地點:位於九龍區市中心的重慶大廈、甚至附近的清真寺等,但討論方向很快改變,指出不應因小部份人的行動,而怪罪整個社區群體。

據報,警方已經就襲擊事件拘捕3人,但沒有提及被捕人士的族裔。

周日(10月20日),當數以千計香港市民不顧警方反對堅持示威遊行,繼續要求香港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示威浪潮、落實「真普選」等「五大訴求」時。一些南亞和東南亞裔香港少數族群人士趁機會,主動向示威人群派發瓶裝水和食物,展示團結友善,獲許多在場人士歡呼支持。

一些參加派發瓶裝水活動的少數族群居民說,希望透過這次機會,向香港華裔居民展示雙方的團結。

  • 香港外籍「男傭」:少數中的少數
  • 香港巴裔「最帥警員」啟蒙少數族裔青年
  • 香港觀察:從尼泊爾人看香港少數族裔的處境
  • 在香港懷孕的外籍幫傭 留下來的路有多難
Image caption 少數族群市民在重慶大廈大門向參加遊行途經的人士派發瓶裝水。 「我們都是香港人」

BBC中文記者現場觀察,十多名少數族群市民在重慶大廈大門向參加遊行途經的人士派發瓶裝水,又以廣東話和英語向在場人士問好,高呼「我們都是香港人」。遊行人士偶然會拍掌支持,又高喊示威口號回應。

派發瓶裝水包括一名香港脫口秀藝人Vivek Mahbubani(別名「阿V」)。他是印度移民第三代,在香港出生和長大,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他向BBC中文記者表示,他在岑子杰遇襲後就聽到傳聞,說示威者可能會到重慶大廈等地方進行破壞。他的一位朋友建議,可以向遊行人士派發瓶裝水,以示團結,他隨即答應。

「我覺得今天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提醒大家,香港其實什麼人都有,不用害怕膚色不同、政見不同。」

蒙泰蘿(Zamira Monteiro)也參加派發瓶裝水的活動。她在香港一家協助外藉家務助理維權的非政府組織工作多年。她說希望透過參加活動證明,不論膚色、宗教或政見都可以站在一起,「讓其他人知道香港有許多不同族群的人聚居,我覺得這樣很好」。

Image caption 阿V是印度移民第三代,在香港出生和長大,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

香港最多的少數族群主要是來自菲律賓和印尼的家務助理,他們大多只是短期在香港打工,合約完結就會離開香港。但也有不少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地移民的後代。

香港主權移交之前,許多印度、巴基斯坦家族到香港經營公司,港英政府也在尼泊爾等地招聘廓爾喀人加入警隊或駐守香港的英軍,許多家庭自此在香港扎根。香港政府統計處2016年發表的中期人口調查顯示,香港人口約1%為印度、巴基斯坦和尼泊爾裔(統計處統稱這些族群為「南亞裔人士」)。

這些少數族群大多有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社會福利和工作的權利與一般華裔居民大致無異,但是他們在許多地方仍然無法融入香港的生活,例如大部分南亞裔人士都無法閲讀中文,令他們在找工作和求學的過程都遇到不少挑戰,只能做一些體力勞動的工作。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在九龍處理示威期間,水炮車停在當區一座清真寺外,突然向站在清真寺大門外的十多名市民和記者射出混有藍色顏料的水,部份射進清真寺範圍內。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圖中)周一(10月21日)到訪清真寺,向香港穆斯林社群領袖就水炮車射水進入清真寺範圍內致歉。

香港政府早年為了讓這些少數族群融入社會,在當地的小學和中學推出一些課程讓少數族群除了學習自身的語言外,還能學習中文作為第二語言。

當地一個年青組織2016年的調查發現,超過一半受訪者從未與少數族裔接觸,他們對少數族裔的印象也普通。岑子杰襲擊者被指是南亞裔人士後的反彈,正好反映了這種印象。

蒙泰蘿也承認,少數族群給外界的印象也許不太好,但向遊行人士派發瓶裝水的做法正好向外界宣佈,少數族群是「善良、熱情的,也向外界顯示他們也是香港人」。

  • 在香港懷孕的外籍幫傭 留下來的路有多難
  • 港女戀上「非洲難民」面對的歧視與掙扎
  • 香港帥哥警員鄉音拯救欲輕生巴基斯坦人
  • 穆斯林在香港:中港兩地面臨不同挑戰
理性討論

《逃犯條例》引發的示威浪潮香港引起很大爭議,造成社會許多分化,這在少數族裔族群也不例外。

一些少數種族的領袖曾經在不同的公開場合,發表對香港示威浪潮的看法。這包括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Mohan Chugani),他曾參加建制組織7月舉行的「守護香港集會」,並上台發言,批評示威者的「擾民和極端行動」,希望各方可以與香港政府有意義的對話。

他周日在九龍清真寺外,被警方水炮車射出的藍色顏料水射中。他之後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說十分不滿警方的做法,因為當時清真寺外已經沒有示威者,又說7月出席「守護香港集會」,是期望香港回復和平,並不代表支持警察。

阿V接受BBC中文訪問時坦言,他身邊也有朋友批評示威浪潮擾亂生活。他說他會尊重對方想法的同時,也會希望了解對方的想法。「我不會說你的想法是對是錯,我只是想知道你的邏輯為什麼會走到這個地步。」

蒙泰蘿也說,她有許多朋友對示威浪潮也有不同的想法,但大家都能以一個理性的態度討論事情。

「這也是我希望香港能做到的事情,就是能夠在不同的社區群體建立信任,以一個理性態度討論這些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