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新年過後,河南農村民眾集資建造的一座金色巨型毛澤東雕塑被拆除

新年過後,河南農村民眾集資建造了一座金色巨型毛澤東雕塑引起了社會關注。這座超過36多米高的金黃色的毛澤東坐像山寨味十足,風格接近民間廟宇祠堂雕像。這座巨大的雕像在國際社交媒體上也引發熱議和嘲諷,有人說金色不得體,有人說雕像藝術水平太差,還有政治諷刺說,毛澤東導致3000萬人餓死。

不過在這座即將成為最大的毛澤東雕像即將落成前,當地政府以該雕塑未經過登記、審核為由已經將雕像拆除。

而之前不久山東鄒城後八里村的農民集資建起的一座巨型毛澤東的銅像則順利完工,並在毛澤東誕辰122週年紀念日揭幕。這座毛澤東的標凖站像,同文革前和文革期間中國樹立的毛澤東全身像一樣,接近14米,成為中國最高的毛澤東銅像。中國媒體報道說,年前在毛澤東誕辰122週年紀念日山東農村為全國最高的一尊毛主席銅像揭幕。似乎這個雕像似乎通過了審查手續齊全,

清除紅色遺產
Image caption 蘇聯解體前夕在克格勃總部對面盧比揚卡廣場的捷爾任斯基的雕像被拆除

毛澤東時代在中國結束並沒有像蘇聯解體那樣劇變。對比俄羅斯,中國對第一代領導人的評價也沒有像蘇聯那樣經歷過比較大的反覆。中國在文革結束後當局大批清理拆除毛澤東像和紀念碑,據說在開改革風氣之先的廣東省毛澤東像拆除最徹底。

1980年當時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對意大利女記者法拉奇說,天安門上的毛主席像永遠要保留下去。他說「過去毛主席像掛得太多,到處都掛,並不是一件嚴肅的事情,也並不能表明對毛主席的尊重。」

「儘管毛主席過去有段時間也犯了錯誤,但他終究是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要締造者。拿他的功和過來說,錯誤畢竟是第二位的。」

蘇聯在1956年斯大林去世後開始了非斯大林化,斯大林的肖像自那時起就一直被禁止出現在公共場所。到1991年蘇聯解體,反共和自由派人士大擔心蘇聯捲土重來,開始系統鏟除蘇聯時期的遺產,這期間大批列寧像和紀念碑被拆除。

當時在蘇聯保守勢力罷黜戈爾巴喬夫的政變失敗後,反對蘇聯鐵腕統治的民眾在克格勃總部對面盧比揚卡廣場要求拆除那裏豎立的克格勃的開山鼻祖捷爾任斯基的雕像。

但捷爾任斯基雕像被拆除13年後,當局決定將捷爾任斯基的雕像重新安置回原處。另外普京還恢復了內務部特種部隊「捷爾任斯基師」的老番號。

毛澤東,斯大林
圖片版權 Sovfoto Image caption 毛澤東時代在中國結束並沒有像蘇聯解體那樣劇變。對比俄羅斯,中國對第一代領導人的評價也沒有像蘇聯那樣經歷過比較大的反覆。

就像俄羅斯自由派人士擔心蘇聯捲土重來一樣,他們認為列寧雕像被拆除,但列寧仍然存在於許多俄羅斯民眾的心中。批評者往往把普京大權在握同斯大林相提並論,並上溯到恐怖的伊萬。中國的非毛人士也以一直指毛澤東為專制的暴君,把他比作現代秦始皇。

俄羅斯的反共人士嘆息葉利欽反蘇聯不徹底,責怪他沒有更激烈地徹底埋葬蘇聯的過去,也沒有審判蘇聯的罪行,更沒有像德國那樣對自己過去的罪行做反悔。同樣,中國宣揚普世派和自由派人士也希望徹底否定毛澤東,否定文革和中共的政治傳統。

茅於軾就認為中國為毛澤東的獨裁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毛澤東摧毀了近億人的正常生活。他說「毛澤東是專門為他人製造痛苦的獨裁者,而他自己從中得到快樂。」

儘管如此,中國民間自發以不同形式紀念毛澤東的熱情似乎有增無減,毛澤東熱似乎隨著時間推移而升溫,似乎超過了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的人的熱情。現在關於毛澤東時代一些做法,包括上山下鄉和赤腳醫生,許多人開始重新評價,少了些類似文革剛結束後傷痕文學中的控訴。

特別是像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這類有過上山下鄉經歷的人現在成為最高領導人,知青上山下鄉也被一些人說成毛澤東為培養和鍛煉接班人的高瞻遠矚。

有趣的是在俄羅斯的一些民調中,多半多被提問者都認為斯大林是個「好領袖」。在重新書寫的歷史中,斯大林被說成是個「有效的管理者」。斯大林的肅反也被認為是對蘇聯現代化必不可少的幹部更替。

官方冷民間熱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在中國的網絡走紅的德國博客作者雷克最近因毛澤東爭議受到中國網民攻擊,這件事或許能說明眼下的毛澤東崇拜同毛澤東時代的區別。

在中國的網絡走紅的德國博客作者雷克最近因毛澤東爭議受到中國網民攻擊,這件事或許能說明眼下的毛澤東崇拜同毛澤東時代的區別。

去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時,中國著名演員王寶強在微博上說,"祝偉大的毛爺爺生日快樂。每次當我想起你的時候我都會去天安門,面對著你立過誓今天都已實現,三磕頭跪拜"。但王寶強的話受到雷克譏諷,王寶強被說成"沒文化"和宣傳"毛左思想"、"反人類思想"和"納粹思想"。這為德國網絡作者稱毛澤東是"中國的希特勒","用洗腦的方式控制中國人","弄死了幾千萬個同胞"。

但有人說王寶強很可能並沒有被指控的那種政治覺悟,他只是像迷信的人跪拜自己認同的守護神一樣,同毛的革命造反政治相去十萬八千里。一如河南農民把毛澤東像建成一尊金光閃閃的現代佛像一樣。「毛澤東熱」已經不是理想的狂熱,而是為了現實的物質利益請求神佑。

當修毛澤東雕像和跪拜行為成了新的傳統崇拜行為,就失去了批評者所說的為「統治階層的政治披上合法外衣,或證明當前政府的正當性」的含義。這似乎已經和西方國家街頭、廣場豎立過去君主雕像一樣,只是傳統延續的符號,並不象徵任何官方理想。